当前位置: 无需申请自动送新闻网首页>焦点新闻>时政新闻>

无需申请自动送

“丧的时候就晃一晃” 电音会成新的爆款吗?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丧的时候就晃一晃。”在近日播出的《即刻电音》里,制作人陶乐然对电子音乐说出了一番“人生哲理”。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6日电 “丧的时候就晃一晃。”在近日播出的《即刻电音》里,制作人陶乐然对电子音乐说出了一番“人生哲理”。

这档音乐综艺在开播后,成功吸引了一波年轻人的注意力,有人喜欢,有人质疑,也有人提出了疑问:电音,会成为下一个“嘻哈”爆款吗?

电音就是嗨曲?

《即刻电音》是一档国内原创的电音综艺节目,由歌手张艺兴、大张伟、尚雯婕当主理人,旨在电音作品和优秀的电子音乐制作人。

很长一段时间里,电音在人们的理解中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嗨曲,但是最近几年,电音在国内市场发展迅速,受到年轻人群体的欢迎。

电子音乐的范围很广,节目主理人张艺兴说,“不是原声乐器发出来的声音制作的音乐,都可以统称为电子音乐”,大张伟说,“电子音乐就是派对音乐,能让所有人头发丝到脚后跟,都能一块跟着动起来的”。

电音主要指电子乐器及电子音乐技术来制作的音乐,包括电吉他等电子乐器制造的声音,和电子合成器、效果器、电脑音乐软件等电子音乐技术制作出的电子声响等。电音还可以分出几十种子类,例如Dubstep(重音回响)、Future Bass(未来贝斯)、House(浩室音乐)、Electro Swing(电子摇摆)等等。

一个成功的电音作品,往往和表演现场的氛围、舞美有很大的关系,所以电音也一直被认为是不适合呈现在荧幕的音乐形式。在《即刻电音》里,舞台的设计视觉对比强烈,在后期制作中也注重强调动感、迷幻的效果。

在赛制上,《即刻电音》采取的是制作人竞演模式,节目通过“原创领军”、“野路子”、“怪咖”三个态度关键词,让选手自己选择分组。参赛选手中,除了许多音乐爱好者,还有Panta.Q郭曲、 Dirty Class(得体克拉斯)、Anti-General等在国内电音圈已经具有高知名度的制作人。例如第一个出场的Panta.Q,他的《什么鬼》是第一首入选伯克利音乐学院年度专辑的中文歌曲。

在播出的第一期节目中,节目组对选手表演的音乐类别、使用的效果器、节奏鼓点等专业术语都用字幕标注了出来。

在评论区,很多观众说第一次感受到了电音的多样性,也看到电音和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风的融合。例如Dirty Class演奏的《东邪西毒》加入了山歌和民间大鼓,Anti-General与谢帝合作的《形意》,类似武林风的奇诡旋律让观众直呼“起鸡皮疙瘩”。

不过,《即刻电音》引发的争论也不少。以《电音之王》等“土嗨神曲”出名的歌手王绎龙来到现场,希望为自己坚持多年的音乐正名,但并没有得到主理人的推荐。此外,主理人大张伟和各位选手之间的交流和碰撞,也在网络上持续引发话题。

音乐节、厂牌集中出现

——日渐成熟的电音市场

电音综艺的出现,背后是日渐成熟的电子音乐产业链。2017年夏天,《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有嘻哈》的爆红,让原本活跃在地下的嘻哈音乐进入大众的视野,成为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最热门的音乐类型。那时,很多人猜测,“民谣、嘻哈都火了,音乐市场的下一个爆点在哪里?”

有人回答说,可能是电音。

近些年,与电音相关的音乐厂牌、节目纷纷筹备上线。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2017年度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电子音乐市场研究报告》,2016年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电子音乐用户规模为1.97亿,预计2018年将达到3.58亿。

年初,腾讯音乐联手索尼音乐成立国际电音厂牌“ Liquid State”,致力于发掘各地电音人才。10月,网易成立电音品牌“放刺FEVER”,将开展人才培养、现场活动、游戏音乐等业务。

在音乐平台上的播放数据也证实了电音的迅速成长。“放刺FEVER”的CEO王缜在接受采访时说,在网易云音乐的平台上有接近2亿的电音标签用户,占比达30%,而大火的hiphop用户比例仅有5%。

除音乐厂牌之外,国外的大型电子音乐节也越来越多地进入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目前世界三大电子音乐节品牌里已经有两家进入了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而本土的电音节品牌也在逐渐增多。据艾媒咨询,2016年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电子音乐节数量为32场,2017年达到86场,电音市场增量明显。

事实上,与电音有关的音乐类综艺也出现过。2016年,打造过《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有嘻哈》的导演车澈就曾推出电音类节目《盖世英雄》,但是口碑不高。今年4月,芒果TV曾在招商会上提出《电音骑士》构想,也表示要打造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首档电音偶像竞演音乐选秀。

电音厂牌、音乐节、综艺节目的扎堆出现,让国内的电子音乐逐渐走上发展的快车道。

“反丧”的电音,会像嘻哈一样火爆吗?

第一期《即刻电音》播出以后,陶乐然凭借“鹅式”笑声和一曲轻松的《盖世爱》受到很多观众的喜欢。他说自己创作的初衷是,现在的年轻人有点太丧了,需要有一点东西注入进去,跟着旋律晃起来,“很多事情把它晃掉了,就没有那么所谓了”。

这也是很多年轻人热爱电音的想法,节目下,有很多评论说,节奏感强的电音就是他们的“止丧剂”,“即使听不懂也能跟着嗨起来”。

但相比嘻哈音乐,电子音乐对歌词、人声的依赖性很小,对技术、律动的要求更高,所以多数不了解专业知识的观众是听个热闹。

另一方面,电音难出爆款的原因之一,也在于“歌火人不火”,许多电音制作人都是在音乐节、派对等场所交流音乐,缺乏向大众展示的舞台。在《即刻电音》里,这些电音制作人走向了台前。

许多有个性的音乐人也因此被人们记住,比如自称“卧室制作人”的陶乐然,表演《植物大战僵尸2.0》的朴冉,可以用人声发出各种乐器声的达尼……有一位观众看完节目以后说,“尽管自己一点儿不懂电音,但是就跟之前的嘻哈、街舞一样,我记住了很多有趣的音乐人。”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邱越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档节目并不是在把素人打造成为明星,而是让这些有态度有厚度的音乐人的精神、散发出来更强大的力量,传达给大家。

也有人忧虑节目的出现会对电音圈出现误导,但在参赛的一些制作人看来,他们也希望掌握“主动权”。例如制作人Panta.Q在参赛前的一段自白中写道,自己参赛的原因是,是不愿把“中文电音”的定义权拱手让人:“我能做的是,用最优质的作品和表演,在这道大众对于电音的多选题中,强势提供一个我认为的正确答案。”

内行为此正名,外行听着开心,尽管有争议,这档原创综艺的出现,也许能看到电音“出圈”的希望。(完)(任思雨)

[责任编辑:陈苏雅]